技术与人文

最近三天都宅在家里,睡觉、写了一些代码,博客网站修补了一下,更简洁了一些。

今天去看了看别人的博客。到了2021年,独立博客仍然存在,但大都是计算机专业学生、前端工程师的玩具,网站尽管花哨,却很少有意思的内容。技术与人文往往存在这样的矛盾:有内容,却缺少恰当的形式和载体;载体被打造得极为功能强劲,却几乎没有内容。

独立博客在今天,技术的展示比内容的展示更常见,这是没有问题的,其意义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这个对象,我们的目的。

Continue reading “技术与人文”

8.25 我的三个人格

结合目前的沟通和表现方式我总结了自己的三个人格,工作上是看淡一切、说话娘炮温和的小白工具人人格,互联网上是不知道什么人格,在家里是社恐二次元宅男人格。要维持各自人格是很不容易的,边界是气球的薄膜,只要在家里收到一条钉钉消息就能刺破一切,使自我短暂崩溃。我可以认为第三种人格接近自我,第二种人格代表着自我的虚构,第一种人格是为了在“外部”社会生存而做出的小小牺牲。

All in all,我的自我斗争意识越来越薄弱了,这是一种对“内在冲突”的规避,因为我讨厌矛盾,以及由此引发的焦虑。我在寻求一种“接受一切又否定一切”的状态,有点像佛教的“是是非非”和“否定之否定”。对我来说,我不会再因为抗争和突破而退缩,但也完全接受了全身而退的心理准备。 我迟早要出家。

刚刚我意识到,微博和豆瓣一类的平台正在被我当作日记本使用,但显然这是一种公开的日记本,与私密性是矛盾的,人类在公开的场合很难主动展现不完美,在这个场合下,无论如何展现自我的真实,说是真实,莫如是说自我对真实的想象和理解,也有限制。

所以公开地展现、确认自我是没有意义的,做得越多越是一种限制,与真实也越纠缠不清,我们能做得只有尽力以观察者的角度评论和记录。

6.14

今天看到别人的美好产生了嫉妒,这并不会让我更努力或者变优秀,反而会对别人怀有敌意。我觉得这样很不好,仔细想了一下,这种嫉妒是不必要的。

我在潜意识里与别人形成竞争关系,我自身产生的敌意投射到外界,成为外界对我的敌意,深层原因是我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自卑,自卑源于我的内在冲突:我有想要的东西,但我觉得自己做不到,并会因此感到害怕。自卑会导致自我封闭,意味着我们无法接纳更多美好。

在这里我可以思考几个问题,为什么想要?有没有必要?为什么觉得自己做不到?以后能不能做到?想好这几个问题,冲突基本缓和了。

另外就是正视敌意。敌意不必要,竞争也不必要,化竞争为合作,这在阿德勒心理学里提到过。接纳别人的美好、优秀,欣赏和学习他人的闪光点,我想这样我会更好的和别人相处、共事,也能学着平和了。

(明日之子乐团季)说说我的想法,以及一些不好的预感…

8.31.2020

不管是水果、午睡还是银河系,谁拿第一我都能接受,水果能拿第一我最最开心,我觉得他们都是能做出音乐的。但如果真是气运第一(我有很不好的预感,而且现在不管热搜是什么性质都在有意提高气运的曝光度),那我真的要被恶心到了……这个节目纯粹成了一场资本操弄的大型社会学实验。

Continue reading “(明日之子乐团季)说说我的想法,以及一些不好的预感…”

7.5.2020

梧桐树耸立,沿着公路伸向森林深处。

这世界有很多必然的事,雨会落下,人会离开,生命无法逃脱死亡,你从这条公路去灵谷寺,一定会经过两个路口。第一个路口是南京体育学院的校门,第二个在景区的门口。我想对于晨跑夜跑的学生,感觉应该不错。

法师还在蹲守最佳机位,几个闲庭信步的人在等天黑,在这片丛林中捉迷藏,也不知谁闯入谁的视野。灯光在水汽中弥漫,长椅永远潮湿,森林的角落里回荡呢呢喃喃的人声,虫鸣蛙叫,倒也没有多大变化。游人来得拖拉,萤火虫比去年点亮得更晚,好像少了许多,最后好歹还是出现了。掰开手指头数,这是我第四年来看萤火虫。一个小女孩说自己又抓到了一只。我伸出手向天空捧去,一颗明星落在我的手心里。

我希望萤火虫永远存在,我也希望老法师们永远存在,我希望无所事事的人永远存在,我希望这个庸俗的浪漫可以永远存在,我开始觉得这一切安宁和平是奢侈品,在变化的时代和个人面前,习已为常的事物太容易逝去。

灵谷寺门口有个小卖部,几个人坐着闲聊,一个人唱卡拉ok。一个扫地大爷还穿着反光服,不用工作,在长椅上撑着头听歌。店铺明亮温暖,7000k的冷白灯撑开黑暗,打在所有的长椅上,我想到前年的时候在这里拼被踩坏的眼镜。老板在门口打趣,老板娘穿着红色旗袍随着歌扭动,我以为是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仔细看头发已花白了许多。唱歌的人微胖,看起来是个挺随意的大叔,唱了很多老歌,用情专注,唱得也很好,老实说,我被感动了,被感动的不止我一个。

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获得世俗的成就会让自己开心吗?但我好像也做不到。也许人生的终点是学会接纳自己,与他人的比较让我感到疲惫,索性就不去想了。脱去身份、背景、标签,我只是一个会思考的个体,不如对自己更诚实一点。我好像没有宏大的理想,没有踏踏实实的计划,仅仅只有对世界的好奇。我需要挣钱,这是必然的,但也只是需要钱来实现我想做的事。我需要内在的纵深感,我需要倾听内心,我渴望平静和自洽,我想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我或许悲哀或不悲哀地认识到自己始终只是个追求月亮的人,我未来的人生也会继续这样走下去,至于好或者坏,我不在乎。我厌烦了要别人告诉我如何过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