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 我的三个人格

结合目前的沟通和表现方式我总结了自己的三个人格,工作上是看淡一切、说话娘炮温和的小白工具人人格,互联网上是不知道什么人格,在家里是社恐二次元宅男人格。要维持各自人格是很不容易的,边界是气球的薄膜,只要在家里收到一条钉钉消息就能刺破一切,使自我短暂崩溃。我可以认为第三种人格接近自我,第二种人格代表着自我的虚构,第一种人格是为了在“外部”社会生存而做出的小小牺牲。

All in all,我的自我斗争意识越来越薄弱了,这是一种对“内在冲突”的规避,因为我讨厌矛盾,以及由此引发的焦虑。我在寻求一种“接受一切又否定一切”的状态,有点像佛教的“是是非非”和“否定之否定”。对我来说,我不会再因为抗争和突破而退缩,但也完全接受了全身而退的心理准备。 我迟早要出家。

刚刚我意识到,微博和豆瓣一类的平台正在被我当作日记本使用,但显然这是一种公开的日记本,与私密性是矛盾的,人类在公开的场合很难主动展现不完美,在这个场合下,无论如何展现自我的真实,说是真实,莫如是说自我对真实的想象和理解,也有限制。

所以公开地展现、确认自我是没有意义的,做得越多越是一种限制,与真实也越纠缠不清,我们能做得只有尽力以观察者的角度评论和记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