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2021 不想做饭的感受

今天上班后自己做饭,觉得好累。我看着锅里的菜,心里碎碎念,不想上班,不想买菜,不想做饭洗锅刷碗。这一套流程下来,要花去多少时间。然后我想起了我的父母。

我的父母在外地打工,我跟着他们生活,除了煮白米饭什么都不会。年轻时的父母工作要付出更多的体力,我想也比我累多了,以前没有外卖,又几乎不下馆子,但我不记得有过没有饭吃的时候。不过很多时候菜确实难吃,还吃好多顿。母亲给大人和小孩子做饭的时候,父亲就手洗全家的衣服,每天如此。有人做不动的时候,也总要有人把事做完。父母都是要工作的,也因此家务必须共同承担,在劳动力有限的情况下,这是必然的朴素的选择,与两性关系无关。

人的精力有限,父母不是超人,只是普普通通的,初中学历的,从农村出来找工作挣钱的年轻人,眼界很小,胆子也小,在付出大量的体力之后,也很难再思考更深刻的东西,对于自己的后代,也确实难以提供智识上的帮助。我想在这样环境下生活的年轻人,最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安分、听话,自己写作业然后考试打100分,花最少的钱和最少的精力好好长大。

在那些时候,“读书有什么用?以后还不是出来打工的。”还是一句大家爱说的口头禅。那时候的人们,对于未来有过什么样的想象,已经不知道了。

在那个时代里,我们是跟着长大的一群人,但那个时代真正的主角却是我们父母的一辈。

以前的小孩子,要自己买早饭,自己去上学,直到有一天吃不下饭在教室里吐了起来。现在想来也还是好辛苦,总是觉得,为什么要这样,是谁做错了吗?

可是我现在有些理解,以前的人们或许都已经在尽力了,只是有很多处境对于个人,如重担压在身上无法轻易拂去,是一种不得不接受的结果。

之前也有表情包调侃,父母的30岁和自己的30岁是不一样的,父母不仅辛勤工作,还能喂养几个人类小孩。好像父母真的好厉害,但我想只是童年的滤镜太好吧,还有好多好多辛苦和积劳成疾,都没有告诉孩子罢了。

我是比较幸运的,我的父母软弱,但也善良。父母的争吵很少,我的学业也没有早早断掉。

以前的班里有很多像我一样因父母打工转来的插班生,我记得我当面嫌弃过自己的同桌,因为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蒜味。后来他又转走了。

还有的做了混混,变得能欺负我。

也肯定有一些人为着高考准备了回乡的旅程,就像我在老家的班上有很多像我一样因高考又转回来的插班生。

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成为了什么样的人。

还有几年就到了我被带出外地时父母的年龄,二十几年后的时间,我用经验去回溯过去的那个家庭,在记忆深处里去接近和理解当时的同龄人和那个小孩,不知那时,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这是过去的故事,农民工也好、小镇做题家也好,各种身份、标签都与我无关了。我总是有意无意地表示自己是个情感淡漠的人,也越来越不想去定义自己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自己是个丢去背景、抛弃过去的人,在为着当下而活着,自私地活着,与任何人都无牵连。

我不讨厌我的父母,我同情我的父母,但我也说不出来对父母的爱意有多少。我有些爱无能,我最关心自己,然后才能心平气和看待他人。

我说自己情感淡漠,就如同坏人承认自己本质坏人一样,想以此减轻罪恶感。但我情感淡漠,却并不迟钝,我自诩为局外人,实际又很敏感。自私应该是对我更好的总结。

去年的工地经历让我意识到了一个断层,比我小的工友夹杂着社会气和孩子气,看起来很拽实际又很单纯,大多数时候还挺简单可爱,只是太容易被影响。但让我最惊讶的是,我们的认知差异巨大,除非共同相处,我几乎无法理解他们。

我很好奇现在的农民工子女是怎么样的,与从前相比会有哪些相同和不同,只是我越来越难再有机会和能力真实地、切身处地了解了,在一种环境里生活久了,就难以理解另一种生活。但实际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声音,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处境。

Screenshot_20210809-230937__0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