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 about the metaclass

花了好多天去理解unittest.main()和Base.metadata.create_all()的实现方式,如何在不实例化的情况下知道子类的信息?

以下为实验代码,详细参考《Python Cookbook(第3版)中文版》

class Metaclass(type):
    childs = []
    def __init__(self, clsname, bases, clsdict):
        super().__init__(clsname, bases, clsdict)
        self.childs.append(clsname)

class Base(metaclass=Metaclass):
    pass


class Tree1(Base):
    pass

class Tree2(Base):
    pass

if __name__ == '__main__':
    for c in Base.childs:
        print(c)

输出结果:

Base
Tree1
Tree2

如何用Excel实现多重条件匹配与分段计价

有一个需求,需要对不同规格的包裹进行定价,在Excel里输入长宽高和重量,即可自动计算出定价信息。

但是包裹的尺寸和重量同时决定了定价。定价是分段计算的,包裹将根据尺寸和重量范围分为不同的包裹类型,比如有信件包裹、标准包裹、大尺寸包裹等。在每一个包裹类型下,对于不同的包裹重量,又有不同的定价标准。

Continue reading “如何用Excel实现多重条件匹配与分段计价”

Kindle进阶使用思路

有网友私信我Kindle使用的问题,不过小新对公众号疏于打理,几天后才看到消息,因此没有回复的机会了。与Kindle使用相关的经验其实老想分享,但是我懒,就一直搁置了起来,今天借着网友的提醒,决定弥补一下,可能会遗漏一些重要的内容,小新将会在以后补充,如有问题直接在本文留言。

Continue reading “Kindle进阶使用思路”

技术与人文

最近三天都宅在家里,睡觉、写了一些代码,博客网站修补了一下,更简洁了一些。

今天去看了看别人的博客。到了2021年,独立博客仍然存在,但大都是计算机专业学生、前端工程师的玩具,网站尽管花哨,却很少有意思的内容。技术与人文往往存在这样的矛盾:有内容,却缺少恰当的形式和载体;载体被打造得极为功能强劲,却几乎没有内容。

独立博客在今天,技术的展示比内容的展示更常见,这是没有问题的,其意义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这个对象,我们的目的。

Continue reading “技术与人文”

社交牛逼症

“社交牛逼症”这个词不知怎么就火了,到处都能听到、看到。查了一下,百度热词和微信指数都显示该词在8.25日热度从0陡然上升,但其实这个词被传播的时间还要更早一点。在B站搜索,最广泛传播的是8月1日的“社交牛逼症”视频,主角是“马牛逼”,视频主角与抖音账号“明星双喜哥”是同一人(即马牛逼),此后“社交牛逼症”相关的视频多数都与“马牛逼”有关。

Continue reading “社交牛逼症”

闲读记录

为什么卡夫卡的小说读起来老是像做梦 9.11

年纪大了,对恋爱电影无感。看了一下《花束般的恋爱》,没有撑到30分钟,就跳到了结局。9.12

我好焦虑。我希望对所有的一切都宽容一点。

\

在二楼南书房看完了《上海百年建筑史》,很不错,一口气看完。

现在南书房重新开放了,也不收费了。9.12

\9.13

世界没有意义,意义是自己赋予的。

8.25 我的三个人格

结合目前的沟通和表现方式我总结了自己的三个人格,工作上是看淡一切、说话娘炮温和的小白工具人人格,互联网上是不知道什么人格,在家里是社恐二次元宅男人格。要维持各自人格是很不容易的,边界是气球的薄膜,只要在家里收到一条钉钉消息就能刺破一切,使自我短暂崩溃。我可以认为第三种人格接近自我,第二种人格代表着自我的虚构,第一种人格是为了在“外部”社会生存而做出的小小牺牲。

All in all,我的自我斗争意识越来越薄弱了,这是一种对“内在冲突”的规避,因为我讨厌矛盾,以及由此引发的焦虑。我在寻求一种“接受一切又否定一切”的状态,有点像佛教的“是是非非”和“否定之否定”。对我来说,我不会再因为抗争和突破而退缩,但也完全接受了全身而退的心理准备。 我迟早要出家。

刚刚我意识到,微博和豆瓣一类的平台正在被我当作日记本使用,但显然这是一种公开的日记本,与私密性是矛盾的,人类在公开的场合很难主动展现不完美,在这个场合下,无论如何展现自我的真实,说是真实,莫如是说自我对真实的想象和理解,也有限制。

所以公开地展现、确认自我是没有意义的,做得越多越是一种限制,与真实也越纠缠不清,我们能做得只有尽力以观察者的角度评论和记录。

6.14

今天看到别人的美好产生了嫉妒,这并不会让我更努力或者变优秀,反而会对别人怀有敌意。我觉得这样很不好,仔细想了一下,这种嫉妒是不必要的。

我在潜意识里与别人形成竞争关系,我自身产生的敌意投射到外界,成为外界对我的敌意,深层原因是我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自卑,自卑源于我的内在冲突:我有想要的东西,但我觉得自己做不到,并会因此感到害怕。自卑会导致自我封闭,意味着我们无法接纳更多美好。

在这里我可以思考几个问题,为什么想要?有没有必要?为什么觉得自己做不到?以后能不能做到?想好这几个问题,冲突基本缓和了。

另外就是正视敌意。敌意不必要,竞争也不必要,化竞争为合作,这在阿德勒心理学里提到过。接纳别人的美好、优秀,欣赏和学习他人的闪光点,我想这样我会更好的和别人相处、共事,也能学着平和了。

《被讨厌的勇气》与卡伦·霍妮作品的比较阅读

由群友推荐,开始看《被讨厌的勇气》(后文简称《勇气》),在阅读一些部分的时候会联想到与《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后文简称《神经症》)中观点的交叉,还挺有意思的。

Continue reading “《被讨厌的勇气》与卡伦·霍妮作品的比较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