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好似自我和解的内核,世界是无意义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无意义的,是尼采的虚无主义,是存在主义的虚无。

但是他们又说意义由自己创造,他们说有积极的虚无主义,可以自主选择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虚无。

我对“积极”充满怀疑,因为虚伪的积极无意识地暗藏了期待,期待带来的幻灭只会加剧悲观。探索意义在我看来是徒劳的,在虚无的前提下,对结果的追寻也只有虚无,注定是失望。在期待与幻灭的矛盾中无限循环,是使人绝望和焦虑的根源。

“答案是一种决定,而不是一种说辞…我们必须决定是放弃,还是继续前进。”

对我来说,在虚无中带领我前进的是一种“勇气”的姿态,视角,决定,或者什么其他东西。这是今年里我最大的认知收获,是我看了N多动画片体会到的。

勇气不需要意义,它是无中生有的精神来源,虚无带来无限的自由,勇气只是一种自由的表现,是对虚无的接受和行动。

Document 7_5
Document 7_3
Document 7_4
Document 7_6
Document 7_2
Screenshot_20211208-230954
Screenshot_20211208-23122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