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 南农影像

如果说,自己本质上是一个不愿留下、注定漂泊的人,那为什么还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记录回顾一个地方,这不就是一种留念吗?

也许正因为始终是要离开的,所以才会更用力地去记住每一次停留,让那些经过的时间和地点变得更有意义。文字为我们保留了思想和情感,而影像则是更原始的触动。

2016年4月,正是春光无限好的时候,整个专业的学生外出一个星期进行地质学实习。也就是徒步踏青,看看石头,农田,工厂,河流。一次又是一个漫长的徒步,两个班的学生零星散布在笔直宽阔的马路上,前面几百米一拨人,后面几百米一拨人。我和隔壁班的小胖走一路,右侧靠着煤厂的围墙,左侧的大田油菜在春天的暖阳里兴奋地开放,空气里飘散草叶和花粉的香味。然后我向小胖聊家常地说道:我最近买了一个相机。

那就是拥有人生第一部相机的开始,在那个四月,春天里所有的人和花草都不如我的心一样兴奋。

在拥有相机之前,有许多时候曾面对生活的中一些美,转瞬即逝的感动过后,是无法捕捉留存的遗憾。多想有这样的一份纪录和证明,告诉以后的自己和他人,在这美好、平凡而不平淡的时刻,我曾在场。光与影的景象就像悄悄出没的小精灵,在你与它相遇之前,永远不知它曾会出现在这里,这样可爱。这是我最初摄影的想法:捕捉、纪录那些美、感动或值得记住的瞬间,许久之后,自然有另一番意义。这几年来也许心态和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这样小小的初衷还一直放在心里记着。

4.15.2016 20舍篮球场旁:

2016年4月15日,在拥有相机之后很快就遇到了这样的时刻。下面这张是在宿舍阳台上看到的,那时候不懂修图,说明书也才看得一知半解。但看到9点的朝阳伸向楼下的小树林时,树影明暗交错,初展的叶子是那样充满生气。当看到的时候其实是不用解释这么多的,只需要用眼睛和心灵去领会,然后诚实的捕捉住就够了。

图片

7.26.2016 三舍的小花:

在摄影初期时,由于经验不足,拍摄出的却不是看到的或者想到的那样。什么都想拍,却什么都拍不好。有时无法达到自己的想法,而有时却又过度地修饰,也会显得有些做作。另外,电脑是几年前的商务本,2017年9月之前,一直没有一个像样的显示器,手机也是用了几年的,对于修图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了。因此很长一段时间,调色是个巨大的瓶颈。

图片

8.28.2016 20舍后的篮球场还在施工:

图片
图片

8.30.2016 梧桐树叶:

图片

9.14.2016:

使用拼接方式获得的超广角。

图片

放大后发现有趣的一景:

图片

9.24.2016:

迎新晚会上,马里奥的节目几乎已成传统。

图片

10.1.2016 在南农随拍,渐入初秋,绿色正悄悄褪去:

2016年10月1日,朋友第一次借给我50mm的定焦镜头,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设备带来的差距。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10.11.2016 主楼的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即便很晚,也有几个学生守候在大活门口,大概要一起做些什么。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很少,也许是一种遗憾吧。

10.21.2016 南农雨夜:

南农下了很久的雨,午夜的时候,我带着三脚架和相机,撑着伞,在校园里随便逛逛。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光线四处反射,模糊了大地的界限。

图片

一直很喜欢樱花路,树叶包裹路灯,照映出影子。

图片
图片
图片

也很喜欢这里,水质不坏的时候,坐在池塘边上,紫藤低垂,无人打扰,静默地看三毛的《雨季不再来》。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10.15.2016,南农三舍:

图片
图片
图片

11.2.2016 斑驳:

2016年11月2日,天气很好,阳光穿过高大的梧桐树叶,在地上留下一些斑驳。还有食堂,阳光让所有的事物都变得通透。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11.22.2016:

夜里一场大风过后,道路都被落叶覆盖。

图片

11.23.2016:

南京这一天下了很大的雪。

图片
图片
图片

12.5.2016:

风雨过后梧桐叶铺满道路。这张在2016年拍摄,却在2018年才被注意并重新发了出来。

图片

同样的还有2016年10月11日的这张:

图片

12.29.2016 南农主楼:

2016年10月30日有了第一个定焦镜头,可惜焦段太远。50mm定焦接在C幅相机上大概是75mm,朋友建议我说适合拍妹子,但几乎没拍过。

图片

2017年

由于焦段的限制,以及对电脑修图的失望,2017年以后许多好的照片几乎全是手机拍摄或后期的。在使用相机的过程中渐渐地了解了摄影的要素,有的时候,器材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3.20.2017:

小树林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果实,让我想起了龙猫、千与千寻里的煤球。

图片

4.23.2017:

当一对伴侣渐渐变老时,就从情人变成了亲人,成为相互的依靠。而当步履蹒跚时,只要你始终牵着我的手,就不用怕跌倒了。

图片

4.24.2017:

教师食堂旁的池塘和亭子,我觉得比桃李廊别致许多。

图片

4.25.2017:

图片
图片

老团委这一条路,是我最喜欢的南农路。

5.22.2017:

南苑一食堂的门口边上摆了一株花,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从它身边走过。瓶子里面装了点液体,小花很久很久以后才枯萎。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实在可爱,正如将它摆在这里的人一样可爱。

图片

9.18.2017:

室友曾说,去过许多国外国内的大学后觉得,南农虽然有些小了,但是比较精致的。我觉得是个合理的评价。

图片

10.13.2017:

一群人在体育馆尝试着拍光绘。影协是我参与最多的一个社团。

图片

11.6.2017:

在宿舍阳台拍摄的火烧云。

图片

11.8.2017:

南农教学楼。

图片

11.9.2017:

南农西门。

图片

12.3.2017:

下午四点,窗户外的篮球场好热闹。宿舍走廊脏兮兮的,但好歹黄昏让我们暂时不去计较这一点。有人说学生时代的记忆想起来是golden的,什么是golden的?此时此刻。

图片

2018年

1.4.2018:

一夜之间。

图片
图片

3.31.2018:

教学楼。

图片

图书馆。

图片

4.2.2018:

从教学楼到二食堂有一条穿过食品院的捷径,在这条捷径上,盛开着几棵山荆子,饱满的阳光下,我从山荆子的花叶里看到了整个春天。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4.6.2018:

南农图书馆

图片
图片

4.7.2018:

严肃又有趣的标语

图片

5.14.2018:

关于南农的春天。

图片

南苑一食堂。

图片
图片
图片

5.30.2018:

教四楼二楼男厕所一角

图片

11.15.2018:

走出教学楼,黑色与白色的枝干、落叶金黄与常绿的树叶对比如此明显。有时视角只是巧合,纵然有许多局限,人在其中走过时,相比之下也显得树的高大与人的小巧了。

图片

这是我在南农最近拍摄的一张照片,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值得纪录的影像,也或许是心境和审美发生变化,值得捕捉的瞬间越来越少。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与南农也渐渐遥远了。我对南农的情感寄托在了照片里,等到停止拍摄的时候,也意味着是时候离开了。

如果读者对我的照片感兴趣,也可看看往期文章:

记录 | In An Old Tra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