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看完一部电影,无聊的夜晚,点开fb看到一位台大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贴作品集,在个人网站cv提到基本设计技能还提了Python/reactjs/JavaScript/c#…

然后无聊刷李船长笔记的视频刷到了轮船防海水腐蚀的方法-阴极保护法,隐隐约约想起高中学过,查了一下,牺牲电极法,确信高中知识后,查百科也看不懂,于是搜索引擎关键词带上“高中”,前排结果一个高中化学题解bilibili视频,点开后一知半解,推荐栏上是一个化学竞赛生的视频,讲述高中生一年时间学习完大学的课程,点开up主主页原来是一对高三一起考上清华的情侣。听到他们谈到高中学习的时候,下课做题啦、自习啦、数学题啦,我想起了自己的高中生活。然后想起来自己已经24岁了,living for meaninglessness。

从各种意义上我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本可以做很多事,却不去做,是个彻彻底底的懦夫。

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人希望我能继续写,继续拍下去。

然而现在我感到自己无可救药地无趣下去。

比未老先衰更让我遗憾的是,好像自己从未认真年轻过。

但是我真的不想自卑,因为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是否愿意接受自己的平庸,是一个长期命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