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图书

Of Mice and Men——John Steinbeck Classic/Fiction

img
img

目前读到的最美的小说。

在疏离、冷漠甚至有些残忍的现实里,两个男人的友情与共同编织的小小梦想支撑起了各自存在的意义,留存一份单纯。然而事实却又是残酷的。有些悲剧总无法避免会发生,就像脆弱的梦想最终会在现实中幻灭,梦想、友情与意义随着死亡一同被带走。

在最残酷、无奈、绝望的时候,

我唯一能做的,

也只能让你带着最后的,

梦想与希望的温存,

倒向黑暗。

在你简简单单的头脑里,

不必再担忧,

不必再痛苦,

永远有爱。

这是我最后的柔情。

**
**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故事里同样令人同情的角色是书中唯一的女性,不仅是唯一没有名字的角色,还被其他的人叫做“tart”、“tramp”,最后的结局也太随意了。

其他图书

(时间顺序)

容忍与自由——胡适 随笔杂文

img
img

伍尔夫读书随笔——弗吉尼亚·伍尔夫 散文随笔

img
img

当图书进入战争——莫里·古皮提尔·曼宁 历史资料

img
img

1

想象一下,前线炮火不断,坠落的炸弹锤击着大地,士兵们藏在掩体里,任凭大地震动,双耳轰鸣,死亡如此接近,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沉默不说话。这时一个士兵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图书,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说要念故事给大家听。于是大家认真地听着。他开始诵读,读到一句话的时候,在炮火声的间隙,掩体里传出一阵阵的笑声。

2

一位深受重伤的士兵躺在床上,也许截肢才没几天。身体的疼痛还在侵蚀。他盯着天花板,想起了几个月未有联系的家人。邻床的兄弟递给他一本《布鲁克林有棵树》。他读了起来,再没放下。滚烫的眼泪从他的脸颊流下,也是许久以来第一次,他又笑了出来。

3

经过敌人迫击炮炮击的令人煎熬的一夜后……我沿着道路走着,看到一些尸体正被轻轻地装上大卡车,卡车一边走一边停下来收捡死亡的士兵,以便把他们送到公墓管理处。我也到处张望,看有没有我认识的死亡的队员。有五六个士兵四肢僵直,有些叠在他们的身上,还有几个脸部朝下。后者之一是一位年轻、金发的列兵,他刚到部队不久,是位补充兵员,充满热情,是战斗前线一位成熟的海军士兵。我低头看他,发现了某些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从他的裤子后袋里掉出一本袖珍版图书,显然在空闲时间他一直在读那本书。仅有标题可见——《年轻、快乐的心》。

Oracle Bones——Peter Hessler Non-Fiction/Political

img
img

指向:Read | Oracle Bones

中国十亿城民——汤姆·米勒 社会经济

img
img

孤独的池塘——弗朗索瓦丝·萨冈 短篇小说集

img
img

1

“没事的。”他说,“我真希望能死在一片麦田或者玉米地中。”

“你说什么?”

“让麦秆在我的头顶随风舞动。你知道,有句话这么说:‘起风了,好好活着。’”

**
**

2

“朋友。”他声如洪钟,所有的交谈戛然而止。屋子里八至十名顾客,包括一对情侣侍者,都愣在原地,看着他。“我的朋友,今天我请客。您看,我在圣克卢赢了赛马,刚刚得到消息。”

众人呆了片刻,很快雀跃起来,所有人,总之,这十个人——他最后的见证人——都转向他,欢快地为他鼓掌。他敬大家酒,祝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包括他自己的——然后一丝不苟地结了账,坐上自己的汽车,车子就停在诊所门口十米处。

由于他的身体状况还不赖,他用力并且体贴地驾驶着他的车,撞向了一棵梧桐树,仿佛是意外一样,就在芒特拉若利附近,据说当场毙命。

Me Talk Pretty One Day——David Sedaris Humor/Essay

img
img

幽默感是有趣的人所有的一个重要特质,对于一些人,简直就是天生的。

扫地出门——马修·德斯蒙德 社会学纪实

img
img

指向:Read | 火花 | 读《扫地出门》

不适之地——茱帕·拉希里 短篇小说集

img
img

**
**

(四月)在读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最近有点身心失衡,其实也是不够自律。看到什么就提不起兴趣,这是很可怕的,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活着。读书虽然也是一种慰藉,然而也说不上自己有多么喜欢阅读,只是因为有句话说得好:”人蠢就要多读书“,有在读书,至少说明自己还是有救的,尽管可能也是安慰的成分大一些。最近仔细想了想,有什么习惯是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放弃的,我觉得是运动和读书。运动影响身体和心灵,身体强健的时候,精神状态自然会很不一样的,浑浑噩噩的时间会更少一些,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头晕了。假如不运动还不读书,后果会更严重。读书至少还能维持心灵健全,知道自己苦恼什么,或者还在寻求一种解答。不读书的后果更是混沌无知,只剩下了空虚,连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

伊壁鸠鲁为快乐分出了几种需求:(《哲学的慰藉》,阿兰·德波顿)

img
img

焦虑还不至于无法克服,我有自由,还不缺什么,书籍给予我思想。我也许是太孤僻了,与人几无交流。但我很怕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害怕与人交流,自愿接受“被孤立的酷刑”。我想这是我自己的麻烦,这让我始终孤独,但也不能就此使我摆脱孤独感。所以究竟是为何不快乐呢?也许很简单,总是在逃避或害怕,却没做出实质性的行为,只不过是对越来越无法掌控的状态感到恐惧。

马斯洛的人的需求层次似乎更加明确一些。

img
img

高层次的需求是以低层次的为基础的,联系自身,也许从第二层就出现问题了,从体质下降到几无朋友,直至自我怀疑,自我实现就更别提了。能怎么办呢?解决问题也需要一步一步来。

所以接下来需要一个健康的精神状态,假如昏昏沉沉想不出什么,就什么都不想,放下东西不如到外面跑上几圈,吃点什么。想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接着做该做的事,Keep the pace。不过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让自己不快乐的,总是一堆细微琐事的累积。与人交流、身体健康、工作保持节奏、留有自由,我会记住的。必要而力所能及的不要迟疑,至于不必或不能的,还是别纠结不舍了。人各不同,但也逃不出人性。认识人性,了解自己,也许自然就知道做什么了。但是谁知道是对是错呢?总要多尝试才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