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image.png

最近在读去年荣登各大最佳图书榜首的书《Educated》,按照每天读40来页的进度,还有两天就要读完了,不过今天是星期五,于是就抽空和大家分享这本书。

这本书是作者个人的回忆录。前一段时间《都挺好》火了起来,原生家庭的问题又一次受到热烈讨论。《Educated》也透露出了原生家庭的问题,有的时候读得不自觉就战栗,恨恨地咬牙。

关于家庭成员如何有毒,说起来半天也讲不完,比如父亲Gene对孩子的伤害漠视,言语暴力,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力等等。母亲Faye则是帮凶。当想到如何评价作者的母亲时,第一反应是chicken,太软弱了,不过这样想就太片面了。作者的母亲很坚强也很能干,问题在于完全的服从于男权(作者的父亲)。这样的结果是,纵使母亲算不上残忍,但也绝对逃不出作为帮凶的罪恶,父母的习惯延伸到子女,作者的哥哥之一Shawn也是极其有毒的家庭成员。比如Shawn就将言语暴力和身体暴力发挥到极致,并享受十足的控制欲望。

但有毒原生家庭的罪恶并不总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很多的事实表明,有毒家庭的受害者往往也会延续之前的家庭模式成为自己家庭的施害者。

有毒的家庭总是好的坏的交织,比如毒打、辱骂你一顿之后又给你一颗糖吃,口中温柔的说着:“我也是为了你好,只要你好好听我,everything will be ok。”直到下一次再次受到暴力。

这个家庭不允许反抗,不允许违背家人偏执病态的思想。但有的时候家庭仍然会透露出善意的一面,尽管也是病态和有毒的,比如:

看你现在过得不好我很难过,你如果听我们的就不会这样的......

那些医生都是骗子,用我的偏方早就好了......

外面的人都是邪恶的,不管怎样家里永远欢迎你。

有毒的家庭有时不仅在于行为,更在于思想的控制。

当你顺从家庭成员的病态时,似乎一切都是甜蜜的,而意识到想要反抗时,家人就透露出凶恶的面孔了。这对于受害者,最根本的是精神的控制和折磨。也许在旁人看来这段受害和施害的关系简单明了,但对于受害者来说却要复杂痛苦的多。因为受害者从小耳濡目染,对与错、是非观由父母指导和决定(温柔而坚决地替你做决定),家人即使随随便便毒打“你”一顿后也会觉得他们打人是对的,因为是为了“自己”好,被打或者觉得受到伤害是自己的问题。

作者Tara很诚实的记录了这些经历。

但书中并不透露出满满的控诉和抱怨,更多的是反思。

这也让我们从作者身上看到走出原生家庭影响的重要一步:

自我教育,永远不要放弃教育。

作者父亲始终认为学校是邪恶地存在,只是供人洗脑(brainwashing)的场所。Tara 17岁后才真正意义上地进入校园学习,也真正意义上有了清醒的认知,也开始通过知识重新看待自己、家人,比如运用心理学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父亲具有bipolar disorder(双相情感障碍),而自己的哥哥则是运用伤害和精神虐待控制自己。此后作者不断学习,自我教育,进入哈佛,最后在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重新认识自己和世界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走出原生家庭融入正常社会时无可避免会遇到挫折和打击,这需要很大的勇气承认原生家庭的错误,甚而颠覆自己在有毒家庭中形成的认知和思维模式,甚至意味着怀疑自己,割裂自身。一方面害怕不自觉再回到原生家庭的模式中,于是不断摆脱;另一方面却又十分艰难地融入新的世界,作为一个left-behind的怪人而挣扎。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家人和别人,到底该相信谁?

Tara形成独立人格、具有见识和教育后,用知识重新审视这个家庭——这个家庭中的种种伤害、种种病态。那些无知但困惑、气愤的疑问也渐渐有了清晰的认识和解答,最终作者还是痛苦地选择了与家人彻底的决裂——心痛而正确的决定。

作者将自己前半生的回忆取名“Educated”,可见作者的深意。

也希望那些被家人、朋友、伴侣伤害的人们不要放弃教育自己的机会,坚持教育,坚持读书,用知识救助自己的未来,从伤害中走出来,获得更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