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达州

机翼划过绿色的山丘,划过几座黑瓦的农房,飞机准备降落。

机轮触地的一刻,窗外是泛着杂草的泥地,远处红砖砌成的墙壁周围,错落着几座带着霉味的建筑。两个小时的航程,我从南京来到了达州(其实还只是郊区外的河市镇)。

才出机场,就见一位小伙飒飒走来(往机场入口)。紧身黑裤拖着长袍, 拽中带风,神似香港九十年代的电影场景。 我回头看了看机场,像老家的汽车客运站。马路对面有几座只有结构的烂尾楼(估计是想靠机场发财失败了),又深吸一口气,心想也未免太荒凉了些。几小时前还在和一群白领挤地铁,现在一眼望去,居然有种一下飞机就回乡的错位感。

img
img

此前在南京沉淀了一个城市的印象,也对身边的事物习以为常了,在极短的时间里进入另一个地缘绝对遥远又陌生的城市,新鲜感随之而来,对于平常事物的差异也会变得更敏感一些。这是一堆没有逻辑的文字,第一直观感受较多,趁着还未忘记或变质, 所以就草草记录下来了。


机场不远有几家小餐馆。12点刚过,屋里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在吃饭。街上没有什么人,倒有零星几个学生,再往前走一些才看到一所达川二中。我走进一家, 大敞开的门面内摆着几排桌子 ,几位学生抬头望向我,个个面容姣好。我心头一惊,现在的女中学生都这么好看吗? 老板没有菜单,便领我到后厨自己挑选食材,我点了一份鸡丁。

吃饭的时候发生两件小事。

一位头上剃一圈头发的小镇青年在屋外猛踩油门,惊得屋里的食客都回头,赛车摩托再慢悠悠冲出好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帅)。

一会儿屋里又进来两个老乡,只瞟了一眼我面前的菜,就道“哦,原来是鸡丁。”

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要是我,根本叫不出名字。 (毕竟家常,说真的,川菜即使是家常菜也足以让我在南京梦寐以求了,南京的菜实在是又少又难吃)

img
img

吃完饭后才问老板收钱。

“12块钱,微信现金都可以。”

“支付宝可以吗?”

最后付款的时候注意到墙上贴着达川二中的作息时间表。

img
img

晚上9点就睡觉,也太幸福了。

达川二中旁有家冷饮店叫缓存(Cache),不知道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是表达快与慢之间的平衡吗?还是因为店主有一个程序员的梦想?

img
img

我从偏僻的小镇来,也常常见到莫名奇妙的名字。小镇里的青年,总希望做点酷的事,但不知该往何处使劲,只要抓住了身边人都不太熟悉的概念,就可以称作时髦和特别,至于究竟代表什么,就是无关紧要的了。


上公交车时,习惯了右手投币,找半天没找到投币箱,我发愣地看着司机,司机冷冷地说“投币”,用眼神刺穿我,伸向我身后的投币箱。

我问,“多少钱?”

“去哪。”

“市内”(我想不出地名瞎说的)。“两块五。”

去市内的路上经过许多老房子。半坡上一些房屋的复式走廊和重庆神似,还有一些老平房颇具特色。

IMG_20191107_131819
IMG_20191107_131819

我听车上的人打电话谈着市内,心想自己误打误撞也算是没说错了。


进了市内,便繁荣多了,但褪色的大楼外墙仍然显出疲惫感。除去机场周围好多烂尾楼,在市区里也有许多半完工的,就像人脸的一半没有了皮肉,露出骨头来。(这在其他地方还没怎么见到过)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有两栋居民楼的配色居然是黄蓝撞色。已经好久不见蓝色的窗户了。

img
img

高处的断面用土袋盖了起来,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旧一点的土袋均匀地发了芽。

img
img

img
img

路过一家叫“吴家铺子”的店,门口拴了只小猫,只喵喵地叫好凄惨的样子,不知店主是不是想把它当招财猫?但不管怎样都有些怪异。

冷饮店叫缓存,汽修店也有叫毛子的, 左边的理发店“后宫”和南农的是同一招牌,右边的“百老泉”里摆了一桌麻将。

img
img

说到麻将,找宾馆的时候,我发现许多宾馆总要拿棋牌作为自己的特色。截图里的大床房内,摆着一台电动麻将桌,用廉价的红色丝巾包裹起来。

整个四川似乎都带着这么一种调性,棋牌如此盛行,既可以说打牌的人们很会享乐,也可以说他们其实是空虚乏味,便以牌桌作消遣。一想到满屋的烟味和油腻的中年男女在吵闹,我对自己故乡的好感就损害了许多。


路过达州图书馆,还挺整洁漂亮的。图书馆包括负一层有五层, 第一层提供寄存服务 。我背的书包老塞不进寄存柜里,保安大叔就悄悄走过来,凑我面前帮我塞。楼梯专门做了消音处理。但书不是很多,青少年读物占了一大部分,又有成排的成长励志书教你如何做人。 有放学的学生在这里看书写作业(我没有拍下来),设施比大学图书馆要好一点。我挺羡慕他们的,他们至少还在小学的时候就能泡图书馆,能感受安谧专注的氛围,看任何想看的书,而我还是上了大学后才第一次见到真的图书馆。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至于食物,倒没什么好说的,也就吊打南京的水平,你能想象在哪都能闻到火锅、水煮鱼、烤鱼、羊肉汤、辣子鸡、尖椒鸡、灯影牛肉的感觉吗?如果想象不出,请深夜在B站输入关键词“川菜”二字,或熟读《鱼翅与花椒》二十遍。川菜的风味鲜明,绝不像江浙菜馆的菜缠缠绵绵,不清不楚的。

这是一家小馆子的菜单:

img
img

一盘火爆腰花:

img
img
火爆腰花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达州的平均颜值挺高的,这是能与南京明显比较出的差异。在小餐馆吃午饭的时候,我觉得那些穿校服的学生很好看,一眼看去,都透露着几分秀气。走在路上又遇到许多中学生,全都穿着校服,却没有一个不好看的,就连一些大妈也长着圆润自然的脸,没有修饰的脸上既不凌厉也不疲态。市区里更过分,还常遇到少女脸庞的妈妈牵着小孩(也因为本来就年轻)。倘若深究一下,鹅蛋的脸型居多,五官匀称,又显得精致,只是个子不太高,或许我审美就吃川渝吧。


回南京的航班中途取消了,退了房,换了个好点的住店,没想到正好在达州老城最繁荣的地方-达州城市中心广场。正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春熙路,达州也有自己的新街口,广场除了大楼旧了点,热闹还是不输其他城市的。

但如果要寻找达州本地的美食,不建议去繁华的地方找,晚上我找了半天也就肯德基、xx火锅一类的连锁店。相反犄角旮旯里苍蝇馆子的风味可是惊人的,达川区有名的全娃辣子鸡居然在一所职业中学的巷子里(但我吃不起)。

话又说回来,想要找到一个人吃得起又吃得完的饭馆实在是太难了。走进一家菜馆,孃孃问你几个人吃?你说一个人,旁边一桌人都含着筷子望向你。

离开当日,我最后找了家“灯影食店”解决了午餐,点了一份尖椒鸡丁,30元。


去机场前在达川二中旁的副食店(也就是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

“多少钱?两块吗?”

“一块五,我们给学生优惠点”(嘻嘻,我还是个中学生呐)

离开之前又看到了那家“缓存”,这次进去点了一份西柚双皮奶,味道还行吧,就是甜得有点齁。但店里不禁止抽烟,又进来一小伙,找了个位置,划了几下打火机…

img
img

路上遇到两个4、5岁的小孩(一男一女)和一个姐姐模样的女生,三个人笑嘻嘻并排走着,其中一个小女孩扯着这个女生的衣服叫妈妈…

最终又要进机场,也不知我“拽中带风”没有,但我多少理解了,心里还是有点进城的感觉,也难免想得瑟一下。


杂感

机缘巧合暂停达州——这个在川内也很少被提及的城市,第一眼觉得像是回乡了,多待一天又觉得一个城市该有的它也基本都有,如果不是已经在南京,我可能不会想到要去南京上海看看。一路上遇到许多职中的学生,我看着他们,心想自己和他们又有多少差异?我甚至无法意识到自己是已经毕业的大学生,我还在南京,只因为自己赖着不走罢了。几年前还差点就草草读了村镇里的中学,也可能草草在省里读个大专,永远不知道外面的样子,永远不知道还有人文,还有理想。懵懂无知多少年,能走到今天是幸运,但我应该意识到自己还能走得更远,心中能有更广的世界。不管怎样,多出去看看总是对的。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支付宝不如微信普及,在欠发达的地区尤其如此,我估计是因为微信作为最常用的聊天工具和订阅号形成的生态使微信支付更常见,支付宝除了淘宝付款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使用场景了)

img
img
三两抄手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添加新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