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大家好久不见,我又开始看书了。

1.鼠疫

image-20200131100852390
image-20200131100852390

本书是去年年底看的,没想到会如此应景。

疫情之下,还是要继续生活。

2.印尼 Etc.

image-20200131105336910
image-20200131105336910

3.斯通纳

image-20200131110618073
image-20200131110618073

4.一句顶一万句

image-20200131105521392
image-20200131105521392

5.大河深处

image-20200131105956083
image-20200131105956083

6.笨方法学Python3

s29782950
s29782950

7.寻找无双

image-20200131110156788
image-20200131110156788

8.女生呵护指南

image-20200131110147566
image-20200131110147566

9.孤独的城市

在读

乡土中国

image-20200131110707960
image-20200131110707960

驯化

image-20200131110729256
image-20200131110729256

Python编程从入门到实践

image-20200131110812378
image-20200131110812378

素履之往

image-20200131111102795
image-20200131111102795

2020年的一月末,真是一言难尽。

1月20日疫情爆发,我还蒙在鼓里。

当时的我白天睡觉,晚上清醒,连点外卖的动力也没有了,实在饿的时候就吃点代餐粉充饥,只觉得自己像牲口一样靠饲料度日。我的内心充满绝望、厌恶,前几天才去复诊,现在又陷入了恶性循环。我还在努力倒时差,因为22日早就要坐火车回四川。21日还是一夜未睡,天亮了坐地铁去取火车票,打开朋友圈,全是武汉肺炎的消息,疫情爆发了。地铁有一些戴口罩的人。22日睡了三个小时,醒来,收拾收拾行李,坐地铁去车站。戴口罩的人已经很多了。我的座位是卧铺改二等座,六个人挨着坐在两张床上。全是年轻人,都戴着口罩,没有一句交流,各自玩手机或者默默地睡觉。我看看书,在座位上东倒西歪,有信号的时候就刷刷实时疫情。

晚上九点到了重庆,新闻里说重庆有5人已经确诊了。网约车司机来接我,是一个大叔,没有戴口罩,我们一起去吃了小面。大叔和女儿视频聊天,女儿再三嘱咐,“喊你戴口罩啊,要戴口罩!外面感染的人越来越多了,好吓人哦”。大叔回到,“好好好”,哧溜一下,又飞快地吃面。大叔回到车上,不知从哪掏出口罩戴上,又去接人。后来因为其他乘客的错误,还有司机的错误,午夜才离开重庆,就这样在高速路上兜兜转转了几个小时,车终于驶回了偏僻又熟悉的乡镇,乘客陆续到家,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又累又晕,好似被夺去了半条性命。最后一段乡村小路,大叔化身秋名山车神,急停急转,只差漂移,大叔也快受不了了。等到了家门口,再一看时间,已是凌晨四点,这一趟回家,竟辗转了十六个小时。家里的父母被吵醒,打开客厅的灯,查看新闻,武汉封城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什么都做不了。在不熟悉的亲戚家里无事可做,无话可谈,一坐下,就睡着了好久。醒着的时候不断刷新疫情新闻,先看国内的,再看国外的,从微博到豆瓣,从人民日报到BBC,各路信息涌现,后来的媒体们说,许多人信息过载了。我心里的兴奋大于焦虑,在某种意义上,我深切地感受到,我在见证一段历史的发生。武汉封城后,紧接着湖北全省各个城市也封闭了。外媒用“lockdown”形容武汉封城,对于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来说,称这是“unprecedented”,史无前例的。

每一天都在见证历史。物资告急,医院发热病人人满为患,武汉医院直接向社会求助,各路平台四处募捐;湖北和武汉gov不作为、对疫情的隐瞒怠慢、疫情之下的“万人宴”,不断地爆料引起一轮又一轮的舆情,又不断挑战人们的人知;在确诊感染人数几天一翻倍的同时,谣言也从四处涌来。感染人数越来越多,村里的宣传车也开出来了。再没有人走亲戚,娱乐场所也全部关闭。回想坐车回来的时候,有一半时间都在湖北省内,我也有些后怕起来。互联网上到处是交通阻断的新闻,乡村公路甚至也“重兵把手”,武汉回乡的人员被举报,家门被钉死,一时间人人自危。看看热搜和新闻,尺度从没如此大过,大量媒体对于某些官员的报道从未如此讽刺过,也从未有过如此广泛的舆情。这些却是每一天都在发生的,每一天都是一段新的历史,可比小说、电影精彩多了。

不过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人们还是要继续生活的,因为疫情带来的各种骚动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许会慢慢成为常态,在新常态之下不同的人又会有哪些不同的生活选择?大概接下的情节就如《鼠疫》一般。疫情新闻还在产生,但我已不如爆发的那几天焦虑了,该干嘛还得干嘛,毕竟,春天就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