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019

小时候很喜欢去超市。

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放了学,做完了作业,就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逛超市是我喜欢的一项。

父母晚上不加班时,总觉得是很快乐的。有时一家三口挺隆重的出门,妈妈特地洗了头发,我还是穿着只有皮筋的裤子,爸爸不记得了,可能只洗了澡吧,我们就出发去超市了。

超市就像个乐园,在我小时的心里,几乎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能在超市里买到。妈妈说不定会在生鲜的区域待好久。在生鲜区我喜欢看螃蟹,还是活的螃蟹长着很好吃的样子,因为很少吃到过,就更吸引了我。我喜欢逗躺在海水里的花甲玩,花甲把「水枪」伸在壳的外面,戳它一下,它一紧张,就滋出水柱好远。

时令的水果也会买的,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搞懂了在超市买水果的过程,这是后来的事了。春天,我们买李子、桃子;夏天,就买一个大西瓜;中秋的时候,一定想起来买柚子,但是又怕吃太多上火流鼻血;冬天买青枣和橘子。

妈妈会去挑洗发水和护肤品,我就跑去卖玩具的货架,已经记不起货架上有什么好玩的玩具了,我会徘徊很久,看看都更新了什么。有的玩具一直心心念念,是那些价格上写着几十、甚至上一百的,我知道自己永远也舍不得买,就只能站在那里,也不敢触碰,看看外包装,想象打开的样子。

父母结账之前,我去小食区买火腿肠或者小鱼干,虽然不贵,但也只是买一两根、一两包,打开吃完,也就没有了,却会开心很久。有时连带着一包瓜子,带回家,像过节了一样。

回到家里时,我们和隔壁老乡打招呼,这时大家都是不上班的。四处的灯光开着,还是生的肉类先放在做菜的案板上。我一想到明天会有好吃的食物,就觉得这些肉类好漂亮。电视机拉开帷幕,急急忙忙发出声音,我们又划开了柚子或者西瓜,摊在桌板上,蹲在垃圾桶旁啃了起来,吃罢,有的时候就一起嗑着瓜子看电视。忙完一会,妈妈拿出新的护肤品,开始尝试,海草籽被糊在脸上。后来一些幸运的海草籽在毛巾上发了芽。

刚来这个小镇的时候,只有一家很大的超市,说「大」,是因为能在里面逛很久,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可以看。小镇里还有一两家超市,但只比现在城市里的便利店大一些。卖玩具的专区是我的最爱,其中有令人着迷的仿真玩具枪、遥控赛车和会变形的机器人。我喜欢那个遥控赛车,它的车轮有减震结构,很想很想买。爸爸妈妈几乎从未给我买过玩具,只是偶尔会给我几角、一元的零钱。

四年级的时候,我把用过的装食用油的塑料瓶洗干净了,当作存钱罐,放在床底下。床底就像我的个人基地,有许多我的东西,用床单盖住就看不到了。床底也不高,大人们很难钻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有自己的秘密基地。遥控车的价格是43元,我存了三个多月。除了父母的零钱,我也收集家里家外一些破烂卖给收废品的大叔,换得一些钱。塑料瓶里塞满了一元、两元、五角、一角,纸币和硬币是混杂的。存钱的时候我常常把钱摊开数数,一想到会买到遥控车,就一点也不愿浪费掉。终于到最后,凑够了40多块。当时怎么携着巨款去超市已经记不得了,我终于有勇气触及遥控赛车的包装盒,不用怕超市职员谨慎的目光了,沉甸甸的抱着走到柜台结算。当然,结算的时候就只有掏出我那一大把也沉甸甸的巨款了。

现在的我长大了,其实也挺好奇当时的柜台职员是什么样的心情——看到这么多的零钱,这么小的小孩,为了一个玩具。

后来学会骑自行车,就常常骑半个小时去新开的超市逛逛。逛超市是骑自行车的一个的借口,逛超市和骑自行车都没有什么目的。在超市待很久,先看看水箱里的游来游去的鱼,看看花甲和螃蟹。跑到楼上的玩具区看很久,在想象中玩很久,但一个也不会买。在货架上欣赏琳琅满目的商品,新奇又好玩,心满意足后,不好意思空手而归,就买了一包小鱼干,其实也只有几块钱。又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的回家。

我现在很少去超市,去时,也只是一个人去的。不过在超市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美好。货架上的物品依然琳琅满目,商品富足给人奇妙的安全感。漂亮的男人、女人相互依偎,提着篮子悠闲的走着。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没有时间的概念,自在的对着包装袋思量很久。还有导购员在走道边上叫卖,为很平常的一件商品促销,像为即将到来的美丽的节日做准备。

......

9.xx.2019(补)

小孩有小孩的快乐,大人有大人的快乐,大家的快乐是不是相通呢?

快乐总是被外部影响,又受制于认知,最终还是取决于生化反应。我知道快乐和多巴胺、内啡肽、血清素有关,或许无论什么样的快乐,都有取悦自己的一部分,还有身体与心灵的正向作用。

快乐是否有什么标准答案?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但快乐的人大概对未来仍然充满期盼,对现在却有所知足。他们觉得当下是实在的。

能为小事感到快乐的人,总是幸福的。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