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手记

12.02

又是一晚没睡。

早上起来无所事事,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受的强迫越来越厉害。想去医院看看,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抑郁了。

坐地铁去鼓楼医院,挂号,下午问诊。

剩余的上午,想去南京图书馆,到大行宫,得知周一闭馆,后在如意馄饨吃饭。顺便在附近(U?)看电影,《冰雪奇缘2》,中午11点50左右,影院里只我一人。

下午等了2个多小时,到我,做了测试题,确诊抑郁状态,不适和疲劳。

医生建议我吃药,嘱咐半个月后复诊。

妈妈发来消息, 16:47 ,我告诉她我来医院了。

晚上吃了药,第一次安稳睡去。

12.03

没有记忆,后来想起一点。

吃了早饭和药。

还未到中午,太困,又睡着,没吃午饭。

下午5点多醒来,查看妈妈3点多的消息。

吃过晚饭,吃过药,7点多一些时候,又睡着了。

12.04

早上起来,全身发抖,天气太冷了。哆嗦走去买早餐,馒头和卤蛋,吃完早餐赶紧吃药。

准备去学校教学楼看书。看了20分钟,实在太困,几乎走路不稳。这是奥思平的副作用。于是回家。

中午吃完土豆牛腩盖浇饭,想去二楼南书房,拿上kindle。

下午13点45,在书房里睡觉,妈妈发来消息,她从福州坐动车来南京了。

三点多,她找到书房,看到我。眼睛湿润的,有些泡肿。

我带她离开书房,去 五台山 先锋书店。

中途偶遇拉贝故居。

奥思平的药效持续,我在书店里,一坐下,睡了好久。

天黑,回学校附近,妈妈带我吃好吃的,点了羊肉汤,我没有胃口,羊肉没有吃完。妈妈和我说话,妈妈又哭了。

我感觉好累,昏沉沉,我也感觉黑暗。我好对不起与我有关的所有人。

晚上8点,离开饭馆,妈妈回宾馆, 我回出租屋, 吃了药,一睡不醒。

12.05

6点多醒来,起床。

7点18分,发消息问妈妈起床了吗?没有回应。

开了空调,喝了好多热水。身体暖和后,出门买早餐,吃药。

8点左右,打电话给妈妈,她说她一个人转转,让我忙自己的事。

我去教学楼看书,看不下去,提前回家。

中午妈妈发来钢琴的照片,后得知她去医院询问我的病情。

问我一起吃饭。坐地铁去鼓楼,40分钟后,一起转乘鸡鸣寺。在Catherine Park里吃的海底捞。

拜过鸡鸣寺,转去玄武湖城墙。

她想看电影,我陪她看电影。

晚饭,在新街口吃了小米粥,妈妈吃了红豆元宵和汤包。

在万达看《冰雪奇缘2》。坚持了前10分钟,后睡着,直到电影大结局醒来。杜比的声音好吵,只我觉得。

12.06

妈妈想去看教堂,圣约翰教堂今日关门,于是去了南京博物馆。

依然嗜睡,挣扎着游览。

博物馆餐厅,咖啡撒了半条裤子。

下午2点左右吃午饭,口水鸡和花椒牛蛙(?)。

晚上一起挑冬装。

晚饭在西门,遇到几个自以为是的食客。

12.07

上午,妈妈回福州。

我发呆,看网站,发呆。

吃过午饭, 发呆,看网站,发呆。

打字,到现在。

12.07.2019 06:05 p.m

12.09

人为什么要吃饭呢?如果可以不吃饭...

12.11

偶遇同学。

在乐观通达的人面前,自己的抑郁、颓丧实在显得愚蠢,是这样的啊。

可是我连正常就好难,不要笑话我好不好?

12.15

感冒。很差的睡眠。

早上起来感觉良好,午饭吃得很晚,就没有吃奥思平。

到了下午状态又坏了起来,没有吃晚饭。

晚上10点多去买面包。

12.16

感冒。 很差的睡眠,做了很多很多很多梦。

早上起来心情低沉。

没有吃午饭。

16点50热了开水泡奶粉,准备吃奥思平。

16:59 p.m

又发作了。

12.19

早上吃了奥思平,心情平稳。

一天经历了很多事情。

掐着点赶上了飞机。

很感谢一路上帮助我的人。

机场工作人员免费帮我升了商务舱。登机安检都是一路优先的。

空姐人美心善。我因为跑了太久,到舱内一直出汗,脱得只剩最里面的衣服。空姐注意到主动递给我毛巾和水,我好感动。

还有吃的,商务舱的食物好吃太多。我吃的是鳕鱼饭。

第一次在国内用飞机的厕所。

第二趟航程换回经济舱,领座在机舱内完成了分手,用的普通话和四川话,哭了。

宾馆的条件有点糟糕,可惜还要住几天。马桶没有坐垫,莲蓬头对着马桶,倾斜后水流就溢出了卫生间,床前便闹了水患。只好在便宜。

+1 day 0.27 a.m 准备吃奥氮平,睡觉。

1.2

我以为自己快好了,看了一篇别人考研的日志,仿佛又回到了黑暗的境地,我真的好没用啊。

添加新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列表